楚天金報訊 圖為:農莊菜地生機勃勃
  □文圖/本報記者葉明蓉
  成片的棉花地里,棉桃炸開。趁著好天氣,棉農趕緊將棉桃摘回家。黃陂區祁家灣街蔡橋村大江灣的棉花,今年喜獲豐收。而對棉花地旁一道圍牆隔開的一家農莊裡的阿進、阿華和阿府而言,這個秋天,也註定是一個收穫季:10月中旬的又一次檢測表明,他們已經成功脫毒了!“我們能走向新生,與我們的大哥以及大哥的四海農莊分不開。”前日,記者走進農莊採訪時,3人感慨地說。
  他們口中的大哥是誰?他們之間有著怎樣的故事?
  涉毒兄弟在農莊生活五年後
  如今成功戒毒重新融入社會
 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從2009年到2014年,5年間阿進都過著這樣單調的生活。“我已經習慣了,現在回到市場來反而有些不適應。”10月初剛從農莊回到卓刀泉綜合市場幫忙的阿進說。
  其實,數年之前,阿進就是這個市場的一名管理人員。有妻有子的阿進,還結識了一位大哥——市場負責人江春華,兩人處得如同親兄弟。“體面”的工作、安逸的生活,讓阿進漸漸迷失了自我:2004年,在一次朋友聚會上,他出於好奇嘬了一口麻果,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。阿進一有時間就躲著家裡人和同事往外跑,紙包不住火,2009年8月的一天,江春華終於知道了他吸毒的事,開車直接將阿進從市場送到了他在黃陂的四海農莊。“你以後一天都不許出農莊,吃飯睡覺都有人跟著。直到你把那鬼東西戒掉。”江春華態度堅決,還安排了兩個人白天夜晚輪流看著阿進,和他同吃飯同睡覺,連上廁所也跟著。
  阿進很不習慣,一次次想要甩掉“尾巴”,結果都失敗了。但無論他如何鬧脾氣,江春華每周都會帶著幾條煙、一些生活用品來看他。
  農莊位置很偏遠,附近只有一個小村子,離最近的汽車站點也要步行半個小時。沒有事情做,從宜昌農村來的阿進只得下地挖地、種菜、澆水……開始是消磨時間,後來漸漸習慣了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,5年來還真是一天都沒離開過農莊。上個月,市場確實缺人了,江春華將他接回來幫忙。
  “我進農莊時才110斤,瘦得像個鬼。現在體重差不多150斤吧。”阿進說,相比以前躲著人走,現在才覺得活得像個人樣。
  深陷毒潭不能自拔
  鄰家小弟浪子回頭已令前妻回心轉意
  相比阿進,阿華所受毒品的毒害更深。
  1963年出生的阿華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,以前是武昌一家醫院的後勤幹部,管供銷,經常在外出差。早在1980年代末,阿華因工作關係,接觸了海洛因,並很快成癮。他想各種辦法籌錢吸毒,工資吸完了,積蓄吸沒了,親戚朋友也借遍了。後來,工作沒了,他出來單干,所賺的錢幾乎都買了毒品。
  “那時要是有一碗飯和一口海洛因放在我面前,我肯定選‘那一口’而不選‘那一碗’。”憶及多年前的情形,阿華只有苦笑,他說:“武漢的戒毒所我是進了出,出了進。每次一齣來,遇到以前的那些人,又不由自主地吸上了。”
  這一切,作為阿華街坊的江春華看在眼裡,並多次出語相勸,但不起作用。2012年6月的一天,阿華再一次從戒毒所出來,江春華上門了:“我的農莊離市中心很遠,可能不會有熟人去找你。你願不願意去?”阿華知道他的意思,默默跟著江春華走進了四海農莊。
  3個月以後,阿華漸漸不再想毒品了,日子仿佛也過得快了許多。兩年多過去了,他在下廚中找到了樂趣,每天變著花樣給農莊的人做好吃的。讓他最高興的是,復婚的希望近在眼前:從江春華那裡聽說阿華成功戒毒,離婚多年的妻子慢慢回心轉意了。“我的日子終於有了盼頭!”阿華說。
  阿府是第三個進農莊的,在三人中年紀最小。阿府的家在卓刀泉市場附近,和江春華的妻弟是街坊,兩人因此認識。有事沒事兒,阿府就經常到卓刀泉市場去玩。
  或許是因為年輕,或許是因為無聊,阿府也沾上了麻果,總想“搞兩口”。慢慢地,阿府疏遠了親友,也很少到江春華負責的市場去逛了。
  今年3月的一天,江春華突然邀請阿府夫妻到四海農莊做客。席間,江春華端起一杯酒,對阿府說:“我知道你的事情。如果你還認我這個拐子,就馬上進農莊戒了!”說完一飲而盡。
  阿府看著這位自以為已經疏遠了的大哥,淚盈眼眶。他沒有說話,回家讓妻子收拾了換洗衣物,次日就來到了農莊。
  不辜負大哥情誼不半途而廢
  三涉毒男兒誓言與毒品決裂
  “除了我們三個特殊人員外,農莊還有一些員工。我們想吃魚,就在池塘里撈;想吃青菜,就在地里摘。日常生活基本能自給自足。”在農莊,阿府笑呵呵地對記者說。
  秋色正濃。記者看到,一道圍牆,將四海農莊和外面的世界隔開。農莊裡種著的菜薹、蘿蔔、菠菜、香菜、包菜、花菜等生機勃勃。
  事實上,2006年,江春華在大江灣搞這個農莊,只是為了讓家鄉人有個就業的地方。“我那個老家太偏,很多人沒事幹,也沒什麼經濟來源。搞個農莊,他們可以在裡面種種菜、養養魚,魚長大了菜成熟了可以賣了換錢。”江春華介紹,當初給農莊取名“四海農莊”,確實有“四海之內皆兄弟”的意思,後來安排阿進他們三個進去,也是為了這份兄弟情義。“我不想看著他們就那麼毀了。”江春華說。
 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,儘管阿進等三人進農莊的時間有長有短,但結果卻是令人可喜的:他們自己不定時尿檢,結果呈陰性;9月底,江春華帶他們回洪山區的大醫院檢查,結果仍然呈陰性;10月中旬,再次檢測,結果依然呈陰性。“要不是江大哥,我不可能和毒品斷得這麼徹底。以後,我們不會辜負江大哥的這份情誼的。”受訪時,三人表示,願意繼續獃在農莊不半途而廢。“毒品之害猛於虎。我願意為社會戒毒盡一份力。”江春華受訪時說,在聽說了阿進、阿華、阿府的戒毒經歷後,卓刀泉街街道辦事處專門派人到農莊進行調研,瞭解了農莊的地理位置和特點,計劃將四海農莊作為街道的戒毒基地。
  (文中涉毒人員為化名)
  (原標題:鄉村農莊演繹拯救涉毒兄弟傳奇)
創作者介紹

詩詠

xr86xra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